okx
     > 财经要闻

泡泡玛特股价连续下跌创历史新低 斥资1.9亿港元回购

“潮玩第一股”泡泡玛特(9992)最近股价连续下跌,公司大手笔回购来了!在股价暴跌之际,泡泡玛特周一晚间也发布公告,公司在7月18日斥资约1.9亿港元回购867.96万股,回购价为每股21.1港元-22.85港元。

“潮玩第一股”泡泡玛特(9992)最近股价连续下跌,公司大手笔回购来了!

在发布上半年盈利警告公告后,本周一泡泡玛特股价大跌12.89%,盘中创出历史新低,报收22.30港元/股,最新总市值为312亿港元。实际上7月以来泡泡玛特跌幅已超41%,到底是什么原因?

值得注意的是,7月18日泡泡玛特斥资约1.9亿港元回购867.96万股,这是其今年最大的回购手笔。此前公司称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减少不超过35%,曾经业绩靓丽的“潮玩第一股”,能够在看似不起眼的玩具赛道,“玩”出令人惊艳的成绩,但是其未来发展道路何在,跟着基金君一起来看看。

股价创出历史新低 泡泡玛特斥资1.9亿港元回购

在发布上半年盈利警告公告后,本周一(7月18日)泡泡玛特开盘以后,股价就一路往下走,盘中一度跌幅超过18%,创出历史最低价20.90港元/股。截止收盘,泡泡玛特跌了12.89%,报收22.30港元/股,最新总市值为312亿港元。

实际上,泡泡玛特7月以来跌幅已经超过了41%,近三个交易日更是连续下跌,股价持续创出新低。从今年的情况来看,泡泡玛特跌幅将近50%。

在股价暴跌之际,泡泡玛特周一晚间也发布公告,公司在7月18日斥资约1.9亿港元回购867.96万股,回购价为每股21.1港元-22.85港元。

其实,此前在7月初泡泡玛特也发布回购公告,7月8日耗资1647.41万港元回购50.04万股,回购价格每股32.7-33港元。

加上最新的回购数量,泡泡玛特年初至今回购的股份数量已经达到1354.54万股。我们可以看到,7月18日这次回购的股份数量是今年以来最多的。

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减少不超过35% 多家大行下调泡泡玛特目标价

7月15日,泡泡玛特发布了上半年盈利警告公告,公告显示,预期泡泡玛特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收入同去年相比增长不低于30%,但是,预计上半年净利润相比于去年同期减少不高于35%。

对此,公司解释业绩波动的理由:一是今年上半年由于疫情反复,公司暂停了部分区域若干线下店铺和机器人商店的运营,且集团线下门店较多分布于一二线城市,因而相较于去年同期,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较大;而且因疫情影响部分地区物流的时效性,从而影响线上销售;疫情影响客流量及消费者消费意愿减弱,进而导致业绩增速下滑。二是本集团前期业务扩张导致费用较去年同期增长,因此预计本期间的溢利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,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本集团费用占收入比例预期将在未来有所下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多家外资投行虽然唱好泡泡玛特,却下调了其目标价。

大摩发布研究报告称,维持泡泡玛特“增持”评级,但降低近期预测,因上半年盈利下降反映业务受疫情影响。另预计今明年销售增长24%/25%,今年经调整净利润同比跌17%,但明年则增长47%,明年目标市盈率由37倍降至35倍,目标价由55港元降至36港元。

瑞信表示,维持泡泡玛特“跑赢大市”评级,疫情影响拖累线上及线下销售,以及因原材料、新业务及经营去杠杆令利润率承压,故将2022-24年盈利预测下调27%/21%/17%,目标价由55港元下调至43.7港元。

盲盒模式押中消费者赌注心理 玩具赛道玩出新花样

“玩偶大小一般在8-9cm,揣在口袋里刚刚好,做工精细,表情各异,但都一双大大的眼睛,看起来很可爱”,小红书、B站对泡泡玛特玩偶测评的视频内容各异,但对玩偶外形的描述都大同小异。

“小娃”之外,2021年泡泡玛特还推出了限量的MEGA珍藏系列“大娃”,有4倍大小和10倍大小两种类型,产品上线后一秒售罄。在二手市场中,10倍大小的玩偶被抬到34万元,堪比一台特斯拉Model 3。

天眼查显示,北京泡泡玛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,于2020年12月11日赴港上市,上市当日市值突破千亿。法定代表人为王宁,旗下火爆产品包括Molly 系列、DIMOO系列等。截至2021年12月31日,POP MART泡泡玛特在中国大陆的线下直营门店达到295家,拥有1611台机器人商店。

不同于普通玩具给消费者带来“心动了再买”的模式,泡泡玛特反倒逆向而为,紧扣消费者“买了能不能心动”的赌徒心理。其产品的一大特点在于采取“固定款+隐藏款”的模式,Molly 系列盲盒通常有12 个常规造型,包装盒的侧面会印上常规造型的介绍图,但隐藏款却在常规系列之外,有些消费者甚至会通过“摇晃盒子”的声音来判断是否有隐藏款。据悉,隐藏款抽中的概率约为 1/144,甚至特别隐藏款抽到的概率只有 1/720,当消费者抽中隐藏款时,会产生“中彩票”的快感。

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,中国潮流玩具市场规模由2017年的108亿元增至2021年的345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33.7%,且预计2022年至2026年将以24.0%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。

在此风口之下,泡泡玛特顺势而为,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。财报显示,2021年泡泡玛特实现营收人民币44.9亿元,同比增长78.7%;调整后净利润人民币10.02亿元,同比增长69.6%。此外,注册会员达到1958万人,新增注册会员1218万人,创历史新高。

上市后业绩亮眼 却反倒被资本“冷待”

然而,泡泡玛特却受到资本市场的“失宠”待遇。2021年财报发布后,泡泡玛特股价反倒直线跳水,跌破30港元,跌幅超10%,千亿市值已成“昨日黄花”。

其中,不断反弹的疫情给泡泡玛特带来了线下运营与线上物流不畅的困境。泡泡玛特2021年财报显示,泡泡玛特的商业板块主要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,一线城市门店数量113家,新一线城市84家。

线上运营也被快递物流缓慢有所波及。2021年财报显示,泡泡玛特18.8亿元的线上收入方面,有47.8%的来自于泡泡玛特线上抽盒机,有31.9%的收入来自于天猫旗舰店,有7.6%的收入来自于京东旗舰店,有12.7%来自于其他线上渠道。从这两个角度来看,泡泡玛特业绩受疫情影响显著。

另外,盲盒产品单价的连续上调,“涨价风波”更让消费者难以买账。2021年,泡泡玛特盲盒新品SKULLPANDA和一禅小和尚,价格从59元涨到69元,魔力卡卡系列单盒更是涨到89元,泡泡玛特的“性价比”不得不让消费者质疑其产品的真实价值。

此外,品控和售后却依旧在原地踏步甚至“退步”。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“泡泡玛特”,共有9602条投诉,内容包括拒不退款,拒不换货、客服态度、质量问题恶劣等原因。此外,今年315消费者晚会之前,泡泡玛特就曾价格虚高、品控差等问题被央视点名。

两者夹击之下,消费者的复购率也不如从前。财报显示,2021年全年会员贡献销售额占比92.2%,会员复购率56.5%,而2019年这一比率是58%。

与此同时,潮流玩具市场巨大的盈利空间,让泡泡玛特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。数据显示,2019年泡泡玛特的市场占有率为8.5%,2020年,泡泡玛特的总营收超25亿,相较260亿的预计市场规模,占比仍不足10%。

泡泡玛特出海开拓“新大陆” IP转型之路长途漫漫

实际上,在海外,潮流玩具市场依旧是一片尚待开垦“蓝海”。

早在2020年9月,泡泡玛特在韩国首尔开始首家海外直营店。随后,泡泡玛特加快出海速度,陆续在日本、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新加坡在内的23个国家及地区进驻,拓展业务深耕版图。

实际上,财报成绩也证明泡泡玛特决策转向的正确性。泡泡玛特2021年财报显示,截至2021年年底,海外收入从2020年的0.742亿元增加到2021年的1.374亿元,增长了85.2%。

此外,泡泡玛特加快新老IP交接的过程,减少对“当家花旦”Molly系列的依赖程度。设计师团队PDC(Pop Design Center)也推出了新IP,如小甜豆、小野。

更值得一提的是,泡泡玛特开始进军IP乐园,2021年8月,成立北京泡泡玛特乐园管理有限公司,主营范围含城市公园管理、游乐园、票务代理等。同年9月,泡泡玛特在北京环球影城开设首家全球概念店。2022年1月初,与北京朝阳公园达成合作打造首个泡泡玛特线下乐园。

此番举动,恰好是应了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宁所预想的转型目的。“泡泡玛特不是一家盲盒公司,是一家基于IP的潮玩公司”,王宁在公司上市后曾这样表示对泡泡玛特对未来预期。

然而,2022年1月,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发布了《上海市盲盒经营活动合规指引》,这无异于在泡泡玛特头上放了把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。指引表示,鼓励盲盒经营者建立保底机制,通过设定抽取金额上限和次数上限,避免二手市场过度炒作,并指出盲盒销售不能开展饥饿营销或诱导炒作。

泡泡玛特的IP转型之路能走多远,仍需市场静观其变。

如果想实时了解更多财经要闻,欢迎关注天天股票基金行情网网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